栏目导航
遮天里北帝王腾死了么?
发表时间:2019-09-09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死了,《遮天》小说第“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魔胎授首”、“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乱古”中记载北帝王腾弊于叶凡之手。

  奇士府绝顶弟子,出场年龄二十五岁,北原青年一代第一人,号称古帝转世,被称为北帝,又有化名狼神。拥有九秘中的前字秘,修成武道天眼,并得到乱古大帝传承,绝技有万灵化道、十字星域交叉、乱天秘术、斩我明道诀、乱古圣诀等,座驾为一辆金色战车。

  因其弟王冲的嚣张与叶凡结仇,于秦岭夺宝战中吃瘪,后往姬家求亲,从虚空殿中得到一块永恒蓝金,以为是虚空大帝传承(实际上是不死山无上存在打入虚空大帝体内的兵器碎片,内含不死山传承),与姬家共享而得到姬家青睐,旋被登门挑战的叶凡初次斩杀,后被仙鹤复活救回。

  其后依靠不死山古皇力量复活,但却被残念污染。随后王腾一败再败,道心几乎崩溃,渐渐癫狂,最终在袭击安妙依时被叶凡斩杀。

  王腾:在其出生不足两岁时,就曾一被一只仙鹤负起,没入云端,时常就此消失一两个月,每一次都有脱胎换骨般的变化。

  第一次,他的族人还很忧虑,而后任仙鹤接他,直至他十二岁时才停下来,期间他得到了乱古大帝的传承!

  五岁与深潭中的蛟龙共舞,七岁独入北域古神湖得金色古战车,九岁进入古帝山带出乱古神符与一把天帝圣剑,十二岁坠入神凰洞,得不死神凰血……

  这一切都如梦幻一样,但却真实的发生了在王腾的身上,比其古之大帝的传奇经历还不遑多让。

  人们得悉这一切,莫不目瞪口呆,这一切匪夷所思,非天地间大气运者不可得,绝对是天地间人族史上一个时代的主角。

  “不成帝对不起他的经历,即便有天大的变故发生,最差也是……个堪比远古圣人的存在!”

 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念头,王腾的经历让人瞪目结舌,绝对是上苍之子,得蒙天眷!

  虽有大气运在身,但为人狂妄自大,目中无人,尚未成帝,便以少年大帝自居,北原王家更因此嚣张跋扈,目中无人。最终,引起众怒,家族为东方野出身之蛮族所毁灭,本人为了报仇,袭击安妙依,死于宿敌叶凡之手!

  死了!在 “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魔胎授首” 中被叶凡擒拿,在“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乱古”中被杀掉!

  青色铜灯闪烁,火苗清亮,当中竟有一个很小的安妙依在盘坐,于火光中诵经,庄严神圣。

  真身安妙依神色恬淡,一身白衣轻舞,让她显得高远而飘渺,似要举霞飞仙,不食人间烟火。

  “再见,本港台同步报码室。再相见。”真身安妙依也开口,而后转身,就这样离去,翩然若仙,凌空飞度,向着兰陀寺方向而去。

  当清晨一缕霞光射来,他才起身离开,身在西漠,每日都能感受到神秘的念力,他想远观须弥山,并未打算立刻离开。

  西漠有几太古地,悬空寺、兰陀寺、神霞寺等都极富威名,掌握有佛门最高秘术,世上称尊。

  叶凡徒步而行,路径兰陀寺,向着这片大地的中心走去,感受佛土的这种氛围,观看一缕缕神圣的信仰光辉,他心中在体悟。

  “西土怎么会有人毁庙?”他有些惊讶,这个小庙并不大,占地也不广,震散灰烬,露出十几具尸骸。

  “青菱寺,这不是妙依曾经修行过的地方吗?”叶凡不禁蹩眉这座小庙被毁不超过半个月。

  安妙依从阿含古寺出发,在西漠各地游历曾在许多古庙潜修直到进入兰陀寺才停下来,这只是其中一座,曾听她说起过。

  这是他在地球上修成的玄法,曾在上古道场得到不全的吠陀经悟透妙理得到了这种神秘的妙术,可让昔日情景重现。

  叶凡额骨发光,照在瓦砾间,洒落尸体上,追溯十几日前发生的事,片刻后他身体一震!

  他的瞳孔炽威了起来,犀利如刀,竟然是王腾干的。无需细说,他知道此人要做什么,为了报复他无所不用了。

  叶凡风驰电掣,快速追了下去,赶到安妙依提到另一座小庙,这座古庙安好,并未遭劫。

  叶凡隐在圣山中,关注这里的一切,他相信王腾肯定会出现,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。

  叶凡并未现身,以天庭的杀生秘术隐在虚空,一路跟了下去,他觉得王腾该出现了。

  果然,远行数千里后,一辆金色的古战车隆隆而来,发出冲霄的光芒,伴随着真龙X仙凰、白虎、玄武等,将他环绕中央。

  这辆古老的战车,通体呈金色,光芒万丈,立身在上,如同天帝巡视、下凡到了人间。

  王腾黑发披散,身材高大,眸子中有一种冷冽,手持一口黄金圣剑,横断前路,剑锋吐出的神芒长达数百丈,横扫安妙依。

  一盏青灯浮现,悬在安妙依的肩头,散发着柔和的光芒,撑起一层光幕,护住了躯体。

  “你是……王腾,想不到堂堂一代北帝竟沦落到如此境地,你是感觉今生都无望杀死叶凡才来对我动手的吗?”安妙依轻语。

  对于当年人族年轻一代数一数二的天之骄子来说,这样行事,无疑是自甘堕落,失去了一颗证道的心。

  “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王腾大笑,发丝飞扬,有怒亦有杀机,冷森森,冰寒寒,瞳孔像两口深潭般。

  “可惜啊,昔日的北帝,竟已成为了这幅样子,让人感慨,数一数二的年轻俊杰终是落魄了下来,一蹶不振,再不复无敌风采。”安妙依轻语。

  “是,我又败了,东荒一战,神秘人一战惊天下,一枪将我避退,我知道他就是叶凡,我不是他的敌手。”王腾神色冷酷,道:“他带领数万铁骑灭了我北原王家,这笔大仇我今生今世无论如何都要报,我杀不了他,就从他的女人开始,让他痛苦一辈子!”

  王腾幽森的说道,一双瞳孔内充满了仇恨的光芒,近乎疯狂,持黄金圣剑的手在轻微的颤抖,半边身子都在痉孪。

  “你只看到王家覆灭,怎么不提当年你们威气凌人时的所作所为,若非去灭南岭蛮族一部,又与古族勾结,对叶凡及其朋友斩尽杀绝,何曾会如此,佛讲因果,一切早已注定。”安妙依道。

  “什么因果,什么天道,而今对我来说,都不重要了,我要你死,要叶凡痛苦一生,我杀不了他,就从精神上折磨他,让他一世不得安生!”

  王腾眸子充满了血丝,化成了猩红色,杀戮气无边,黄金古战车都被血雾笼罩了,妖邪无比。

  安妙依摇头,而今北帝早已不复昔日惊艳之姿,心境跌落,竟真的是一蹶不振,即便修为再高也不可能证道了。

  王腾出手,大战安妙依,手持黄金圣剑立劈,古战车亦隆隆而鸣,碾碎一切阻挡,山峰、古脉等都成齑粉他战意凌云,魔气无边。

  “安妙依,今天你逃不了,我要将你的人头寄到东荒,听他悲号,看他怒火攻心,让他悲愤,无力回天!”

  “你不是最后一个以后我会猎杀与他有关的所有人,一个个的斩杀你们的头骨将成为我的珍藏!”

  “叶凡我要让你悲恸我期待你肝肠寸断的样子,哈哈哈……”王腾像是疯了,又哭又笑,攻击似疾风骤雨,剑气千幻,攻杀不停。

  突然,一个金色的拳头粉碎真空,突然出现,将王腾与他古战车一下子就轰飞了出去,让他大口咳血。

  叶凡一步一步自虚无中走出手中持一杆黑色的长枪,浑身并没有强大的气息外放,但却让王腾当场变了颜已

  “与你在此了因果!“叶凡向前逼去,而今他在同辈中可以说所向披靡,俯视八荒,连天皇子都给杀了,更遑论是一个王腾。

  正如叶瞳所说的那般,除却帝子级人物外,他的大敌在星空中,这颗古星能与匹敌的同辈人快没有了。

  安妙依倒退,将战场让了出来,她相信,即便是几个王腾一起来,也绝不是叶凡的对手,道心已破,能剩下什么?

  “王腾,三十招内我杀个干净,有多大本领尽管都施展出来吧!”叶凡说道,他心中无敌,散发出的气势都如此。

  “你狂妄!”王腾眼中充血,如是两颗血色的寒潭,曾被尊为北帝,何曾被人这样轻视过。

  他对叶凡的恨,如那东海之波,浩蹦无边,生平第一败,第一次身碎,第一次痛苦与耻辱等,都源自叶凡,让他刻骨铭心,大恨难消。

  “啊……”王腾发狂了,手持黄金战剑立劈,黄金古战车上更是飞出很多虚影,真龙、仙凰等一起灭敌。

  面对这些道痕,叶凡简单而直接,只有一击,单手持黑色的长枪,向前轮动,横扫千军。

  叶凡出枪,暗金长枪如一条黑龙冲天而起,破开虚空,断开苍穹,任你古战车战气铺天盖地,也挡不住。

  王腾大叫,冷冽的枪尖震开黄金战剑,绝世枪芒射来,洞穿了他的胸膛,一个手臂粗细的血洞前后透亮,出现在他的身体上。

  “你心有惧意在害怕,比我想象的还不堪,十招毙你性命!”叶凡以黑色长枪遥指他的眉心。

  王腾疯狂大叫,他神色扭曲,一道道魔纹浮现在脸上,天灵盖冲更是冲起一道乌光,恐怖无边。

  在这一刻,他化身成为了魔胎,额骨上出现一条条黑色的斑纹,像是古之大魔王复生了,强大了很多倍!

  “你当年在姬家的祖殿中到底得到了什么传承,恐怕那并不属于虚空大帝吧。”叶凡问道。

  “哈哈……哈哈哈,想我王腾先得乱古大帝传承,又得不死山古皇秘法,得上天青睐,有逆世的大造化,今生注定无敌,你们挡不住我的路!”

  “当年你用此术都对不了我,而今还有什么用!?”叶凡像是站在永恒中,自身不朽,无敌姿态尽显,横贯虚空,难以被放逐。

  他一枪向前刺去,鲜血淋淋,王腾躲避的烧慢了一些,一条手臂成为血泥,横飞了出去。

  “我不甘,我秉承天地大气运而成,你凭什么与我斗,九秘我有,大帝古经我有两部,必然要杀你!”他疯了,额头上的魔纹更重了,向前攻来。

  叶凡心头一震,终于知道王腾为何一蹶不振了,确切说得悉了他为何能复活,这已不完全是他了,有东西寄生他体内,所谓的魔胎绝非王腾。

  叶凡心中涌起一股凉意,决不能放过此人,要杀个干净,他大喝道:“魔胎授首!”

  两者激烈大战,叶凡挥洒无敌战意,第七次交手后,一拳震飞黄金古战车,锋锐的矛锋横扫而过,王腾那染血的头颅斜飞了出去。

  “哈哈……我是王腾,不,我是不死山的无敌皇者留下的印记,你杀不死我,哈哈哈……”

  锃亮而锋锐的枪尖闪动暗金光泽,有触目惊心的血迹在淌落.上面钉着一颗头颅,黑发被鲜血黏成了一绺绺。

  王腾神色凶戾,一双眸子中是无尽的冷森与血红,充满了不甘,发出神识波动,厉吼:“你得不到乱古经,更得不到古皇经,我就是死也不会留给你,至于九秘中的前字秘,当世只有我一个人知晓,让它永远失传吧!”

  他大叫着,嘶吼着,神智混乱,额头上的魔纹越发的清晰,让他看起来失去了人的模样,头盖上乌光冲霄,竟有一头莫名的生灵要化生出。

  叶凡弹指,金色仙光点点,震散乌光,他掌心中雷鸣隆隆,想要将王腾的元神强行摄取出来观看。

  “你已不是纯粹的王腾,是你原本的缕怨念与不死山破碎的印记的结合体,与其这样痛苦的活着,生不如死,还不如早点解脱。”

  叶凡口诵真经,要度化王腾,最起码要化掉那神秘的印记,让他都觉得有些不安。

  “我是不死的……虚空大帝我与你没完!”一声野兽般的咆哮自王腾的脑海中冲出,整颗简骨都龟裂了。

  叶凡无惧,口诵度人经,他并不担心什么古皇转生,如果真是这样王腾早就被掌控了,不至于如此。

  由此想来,不过是一缕邪念而已,一段残碎的精神印记纵可怕也翻不起什么风浪!

  “杀,杀,杀……”王腾口中不断嘶吼,发出冷酷的魔音,一和难以说清的秘术展动出来。

  乌光自其天灵盖冲起凝聚成一个魔胎,通体乌黑背生风雷翅,头长祖龙角,脚蹬混沌光,颇有威势!

  “早已被虚空大帝杀死十几万年了,一缕残念而已,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了,早点覆灭吧!”

  叶凡冷声说道,口诵度人经,通体发出无量光越发的神圣祥和了,那些黑云顿时崩开,不断溶化。

  叶凡震惊,这颗头颅龟裂,他一下子将元神摄取出,要通读其记忆,这是无价仙葬,用大帝传承,有九秘中的妙术。

  叶凡夺取,不惜以圣器镇龘压,但很是奇特,他的元神难以控制,燎,的越发旺威,即便斩断、截开也不行。

  “你得不到,前字秘修划神,你控制不了我,哈哈哈”.九秘就此失传吧,万古绝响!”

  叶凡竭尽全力出手阻止他的神灭,“前”字秘关乎甚大,是修炼牙,神的无上妙法,可以提前感知危机。

  若非他体内有绿色仙鼎,可蒙蔽天机,不然被人推演,说不定王腾可以靠前字秘预知,不来此截杀。

  “哈哈哈.你永远得不到前字秘,跟我一起走向终点吧!”王腾的元神化成一片火光寸寸消失。

  一个人若是求死,谁都难以阻挡特别是元神这和东西,禁锢不住,修行过千字秘,他的元神无比特别叶凡难以封住,甚至几次差点让他遁走。

  同一时间那个,化形出的生有风雷翅,脚踩混沌光的黑色魔胎,也在挣动,想要脱逃。

  “完了!”叶凡的心凉了半截,他们的云,神中有秘宝,全都炸开了,圣器都禁锢不住,差点让他收重创。

  黑箭散发乌光,挡住了能量风暴,他仅截断下一些元神残片,那些光全都湮灭了。

  王腾形神俱灭,在叶凡的掌指间,只有十几片烙印碎块,仔细搜索没有什么大用处,都是杂念而已。

  王腾,遮天之中的人物,北斗古星北原王家的少族长,天资绝顶,奇士府绝顶弟子,出场年龄二十五岁,北原青年一代第一人,号称古帝转世,被称为北帝,又有化名狼神。

  拥有九秘中的前字秘,修成武道天眼,并得到乱古大帝传承,绝技有万灵化道、十字星域交叉、乱天秘术、斩我明道诀、乱古圣诀等,座驾为一辆金色战车。

  因其弟王冲的嚣张与叶凡结仇,于秦岭夺宝战中吃瘪,后往姬家求亲,从虚空殿中得到一块永恒蓝金,以为是虚空大帝传承(实际上是不死山无上存在打入虚空大帝体内的兵器碎片,内含不死山传承),与姬家共享而得到姬家青睐,旋被登门挑战的叶凡斩杀,后依靠不死山古皇力量复活,但却被残念污染。随后王腾一败再败,道心几乎崩溃,渐渐癫狂,最终在袭击安妙依时被叶凡杀死

  《遮天》是网络作者辰东所撰的一部仙侠小说,首发起点中文网。本书以九龙拉棺为引子,带出一个庞大的洪荒世界。

  一个浩大的仙侠世界,光怪陆离,神秘无尽。热血似火山沸腾,激情若瀚海汹涌,欲望如深渊无止境。

 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正版挂牌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